与危机个案工作,这里有一份“安全计划”待领取!

屈杨 1627天前

对于任何正在做拯救生命工作的人而言,我相信没有什么比拯救一个生命更有价值的事情了。
——Jeffrey Zimmerman博士

(APA第29分会2017年主席)



能说说刚刚过去的9月10日是什么日子吗?

教师节!!!

几乎所有的人都能脱口而出。

如果问,还有呢?

很多人满脸疑问。

事实上

每年9月10日不仅是中国的教师节

更是世界的预防自杀日!

自杀是个非常沉重的话题

重得让人有意或无意想要回避

自杀又是个无法逃避的话题,因为它紧扣生命!!!


01不容忽视的自杀率


据《欧洲时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9月9日指出,虽然自杀率持续走低,但是全球每年仍有80万人选择自杀。

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

每40秒就有一人结束自己的生命!

意味着

自杀很有可能就发生在你身边!

发生在陌生的、认识的甚至是关系亲密的人身上!

意味着

心痛、悲伤、惋惜、遗憾、悔恨、难以置信

……

9月2日,华中地区某知名高校一名研究生跳楼自杀。

看到这条新闻时,我感到深深的痛心和惋惜,无法想象他的父母该是怎样的感受!

整整七页的遗书,似乎都写不尽他的孤独与无奈。

自杀不是他的一时冲动,而是压力日积月累的结果。

我不断想象:在这个漫长的煎熬过程中,如果有人拉他一把,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呢?

如果能够感受到来自亲人、恋人、挚友的理解和支持,他是否在独自面对压力的时候,会选择向他们倾诉、寻求帮助呢?

如果知道有其他渠道可以寻求帮助,比如危机干预热线和心理咨询,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孤单无助呢?

是不是可能就是另一种结局?

他现在仍然和同学一起找工作,写毕业论文,绽放蓬勃的生命?


02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

每个人都有亲密的人,你可能都没有想到自己对他们而言有多重要!


在电视剧《小欢喜》中,人到中年的方圆意外失业,在经济压力和挫败感的双重打击下,几近崩溃,妻子童文洁没有指责、没有抱怨,独自挑起家庭重担的同时还给了方圆最坚定的支持,终于,方圆接纳了现实,认真地做起了“家庭主夫”,照顾两个高三的孩子,安然度过危机,一家其乐融融。

越是亲密的人,Ta的态度对我们而言越有影响力。

在面对压力情境时,如果能得到至亲的支持,我们最终感受到的压力会小得多,自杀的可能性也会小得多。在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网中,每个人对于其他某些人而言,都是亲密而重要的人。

只要愿意,你就可以成为对方的守护者,陪Ta度过难关。

《小欢喜》的另一个家庭中,单亲妈妈宋倩一方面非常爱女儿乔英子,无微不至地照顾女儿的生活;一方面对女儿高度控制,大小事务都一手操办,不尊重女儿的想法。乔英子也很爱妈妈,为了让妈妈高兴,她一直都压抑自己的想法和感受,顺从妈妈的意愿。但是,长期压抑自己,乔英子非常不快乐,她希望通过到外地上大学这样的方式逃离妈妈的控制。当最后的希望也因妈妈的阻挠而泯灭后,乔英子所有被压抑的情绪都爆发了,结果得了抑郁症,甚至闹到了要自杀的地步。

至亲的人可以给我们提供多大的支持,就可以给我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与一般的关系不同,对“路人甲”的态度、感受,我们完全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至亲的人,我们在乎,我们深爱,我们甚至会通过自我牺牲的方式来表达爱。

所以,对我们的至亲——亲人、伴侣、挚友等而言,我们可能是守护者,也可能是伤害者,“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的态度。

在拯救生命这件有价值的事上,你很重要!

可能你会说:我知道在亲密关系里我们都很重要,并且我也很想做好陪伴和支持,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你愿意,不妨一起来看看心理咨询师是如何进行自杀干预的,也许能得到一些启发。


03心理咨询师,如何进行自杀干预?

“尽管危机干预工作者不愿意这样,但人们总是会在问题已经达到危机的程度,才向危机干预工作者反映自己的问题;或者将自己埋没于困境中,以致造成不可预测的危机。”

——《危机干预策略》

Richard K.James,Burl E.Gilland

心理咨询师普遍认为自杀的预防比干预更为重要。

那么,面对危机个案时,他们是怎样工作的呢?


首先,心理咨询师会采用一些模型分析危机事件。

比如,ABC-X模型认为:

当一个事件(event,简称A)发生后,一方面,当事人会对事件形成自己的感知(perception,简称C),这种感知会影响到当事人最终感受到的压力。感知是因人而异的,比如考试考了60分,有的人认为及格万岁,挺好,完全没有压力;有的人则认为糟糕透了,感到自责、焦虑,压力陡增。

另一方面,事人的资源(resource,简称B)也会起作用。

比如当事人自己学习能力很强,有足够的自信下次可以赶上,自然就没什么压力,这是内部资源的力量;再比如父母给他鼓励,一起分析原因,寻找解决办法,当事人感到被支持,就不会一直陷在自责里,这是外部资源的力量。

当事人最终感受到的压力有高有低,如果压力非常高,突破某一个临界点,达到高危的程度,自杀可能就会发生了。

其次,在与当事人工作时,心理咨询师会对当事人的危机程度进行评估。

如果危险程度较低,咨询师就会像做一般的心理咨询一样,倾听当事人面临的困扰,理解当事人的感受,共同确定咨询目标和方法并朝着达成目标的方向一起工作。

如果危险程度很高,可能危及生命,就要立即进行自杀干预。

咨询师主要从哪些方面进行评估呢?一般是以下四个方面:

(1)评估自杀意图

“太烦了,还不如死了好。”可能很多人都会偶尔闪现过类似的自杀意念,但绝大多数人不会进一步去想怎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自杀意图则不同,自杀意图是“我得做点什么,结束我的生命”。一旦当事人产生了自杀意图,就需要咨询师提高警惕了。

(2)评估自杀计划

对自杀计划的评估需要考虑以下四个维度:

• Specific:自杀的计划有多具体,计划越具体,细节越多,就越危险。

• Lethal:自杀的方法有多致命,方法越致命,就越危险。

• Available:自杀的工具有多可及,如果自杀的工具已经准备好了或者很容易获得,就非常危险。

• Proximity:距离帮助资源有多远,距离资源越远,一旦计划实施,就越危险。

比如心理咨询师、24小时危机干预电话等等都可以成为当事人的帮助资源。一般情况下,当事人一周做一次心理咨询,但是在做心理咨询以外的时间,如果突然感到非常纠结了,他也知道一些危机干预电话,那么他可以立即打电话倾诉,这就属于距离资源比较近的情况。

以上四个维度的单词首字母组合起来就是“slap”,需要牢记!!!

(3)家族史

已有研究表明自杀倾向受遗传因素、家族中有人自杀等负面经历的影响,家族史也是自杀评估中非常重要的方面。

(4)个人史

如果当事人曾经有过尝试自杀的历史,那么自杀风险也就越高。

最后,针对自杀风险较高的当事人,确保当事人的生命安全就是第一要务。心理咨询师会跟当事人一起制定“安全计划”,这个过程能在一定程度上为当事人的安全提供保障。


今年7月,Tamara Tribitt博士在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举办的“重建的力量:创伤治疗与咨询师的自我照顾”工作坊中,给学员提供了“安全计划”模板作为内部学习材料。

拯救生命这件有价值的事,需要你!

你的一个“在看”,一次转发,可能就拯救了生命。如果你愿意,请添加明见课程顾问明明的微信。

将你的“在看”、转发朋友圈的截图发送至后台并回复【安全计划】,即可获得“安全计划”模板。

以下是部分危机干预热线电话,也期待你在评论区留言补充,希望能帮到有需要的人!愿所有人平安!

【国内危机干预机构联系方式】

课程推荐

10月25日-27日,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湖北督导点联合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将举办“第16期大学生心理危机评估与自杀干预实务”工作坊,由华中师范大学的江光荣教授和吴才智副教授讲授,欢迎扫码下面的图片报名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