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丧”,而是我们的英雄主义

彭薇 294天前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


01.

无“丧”,不青春

你一定收藏过“葛优躺”“悲伤蛙”的表情包,你也一定和伙伴们把“人生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的段子挂在嘴边,然后邪魅一笑——生活不就是如此嘛,而且本该如此。

(图片来自百度,侵权必删)

2016年,当“丧”横空出世之时,从主流媒体到身边的长辈,大都对其持批判态度。以他们为代表的主流文化认为我们青年人就应该朝气蓬勃,充满干劲。

《光明日报》就曾发文称“言为心声,语言为人所用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使用者的思想和情绪。这种消极的解构的话语在大家的相互比拼相互调侃中,也相互影响着每一个人。长期在这样的话语里生活浸润,不免会沾染消极的情绪,从而影响到对待生活、周边的态度,对于个人的成长以及社群的和谐,都有极大的危害。”

神奇的是,“丧”不仅没有重回正能量的轨道,反倒是另辟蹊径,借着我们的极度认同感和网络新媒体的东风,成为了足以冲击主流文化的一种亚文化(注:亚文化是指通过风格化的和另类的符号对主导文化进行颠覆从而建立认同关系的的附属文化)。

直到2017年,当“丧”已经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时,主流文化才逐渐开始放下偏见或是认同,开始有了一些理性的声音,可以中立客观的思考丧背后的一些东西。

当我们在说“丧”的时候,我们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02.

用“丧”呐喊

90后,见证了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二十年。我们从儿时纠结成为科学家or医生到现在成为新鲜的“社畜”,口中聊起的也从“机器猫的口袋”到“房价油钱又涨啦”,终于脱口而出“你不努力一把,都不知道自己能有多绝望”。

(图片来自百度,侵权必删)

够“丧”,有个性,一下就正中红心。

“丧”击中的,正是那无处宣泄的情绪。

情绪是与生俱来的,人类无时无刻不有情绪,狂喜、开心、低落、抑郁等等。开心时,我们会开怀大笑;难过时,我们会掩面啜泣。无论是积极情绪还是消极情绪,我们都需要一个宣泄口,尤其是消极情绪。

在传统的中方文化中,我们是不太被允许当众表露情绪的,尤其是消极情绪。但凡要是表露出了一点消极情绪,我就是“脆弱的”“不中用的”“不够坚强的”。

可是我们不表露,这些消极情绪就不存在了吗?

当然不会,不仅不会,反而在当代,随着我们承担的压力不断增加,我们的情绪只会越积越多。

在当今,随着心理学的不断普及,情绪已经日渐受到重视,你一定听过“我们要学会接纳自己的情绪”。话是没错,道理也都懂,可我们还是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接纳。

其实接纳是最终的发展方向,是果。推及前因,在一开始,我们需要做的是识别情绪,而后宣泄情绪。

“丧”来的正好。

“丧”成为了一个“安全阀”(L.A.科瑟尔,1956)。“丧文化”为青年提供了一种正当渠道,平时蓄积的,那些内心深处无处安放焦虑、无助等情绪,通过“丧”系产品得以识别、宣泄和释放,从而将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维持在一个稳定而平衡的状态。

在996的工作中,在各种饭局聚会中,我们无处倾诉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就找到了出口。

如今,我们愿意宣泄出来,不论以什么形式,这种表明态度的行为本身,就极具勇气。

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我们开始有了这份喊出来勇气,往后的内省、接纳也会随之而来。

我们开始渐渐看到自己其实如拼图一般,是多面的,我可以接受元气满满的自己,也不会排斥偶尔沮丧无力的自己。


03.

燃爆“丧”

心理学家艾瑞克·弗洛姆( Erich Fromm) 曾说过,“在现代工业社会中,慢性无趣虽然到最近才受人注意,却早已构成了一个主要的精神病理现象”。——这不就是几十年前的心理学家在说“丧”文化么?

“丧”早就存在了,在以往,因为沟通方式的限制,个人的圈子较小,不太容易接触到小圈子以外的群体,也就自然不容易将个体的感受放在一个更大更宏观的背景下去体察,也就容易变成俗称的钻“牛角尖”——“怎么别人都快快乐乐的,就我每天这么“丧”呢,完了完了,我不正常。”

新媒体时代的兴起,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把“丧”挂在了嘴边。你开始在聊天中斗“丧”图,开玩笑时用“丧”句,甚至开始以此来诠释你的人生——“人生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嘛”。

对“丧”,你是认同的。你认同了“丧”,所以你愿意转发和分享;而当你愿意使用这些来标榜你自己时,是因为你相信,其他人也是认同“丧”的。

那为什么我们这么在意别人是否认同呢?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曾提及,人们有被接纳为一段关系或成为群体一部分的情感需求。当个人在心理获得了被接纳、被认同的感觉时,我们会感到被理解,被接纳。

当“丧”在全网普及开来时,你的认同感也得到了验证——原来网络上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啊!原来升职加薪的压力大家都有,原来高额的房价压弯了那么多人的腰,原来深夜里辗转难眠的人有千千万万,原来朋友圈里还有这么多朋友和我一样“丧”呢,生活中也有这么多朋友陪我一起“丧”呢。

此时,我们有了相对一致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这些“丧”系产品与焦虑迷茫、戏谑性的自嘲就这样被建立了联系,使得我们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归属,形成了集体认同感。

“你说是不是只有我这么“丧”啊?”“没呀,你看大家不都这样么。”

于是乎,你也没那么孤独了。

你看,“丧”绝对不是消极情绪无休止的弥漫,它是我们这代人的发声方式,是在幽默中接纳着我们的情绪,是勇敢地表达。

其实你明白,“丧”的内核仍旧是燃,是“丧”而不“丧”的。你仍旧对生命、梦想这人世间的美好充满热爱与希望。即使偶尔转身拥抱生命中的“丧”,你也仍旧自由且鲜明地活着。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法)

课程推荐

来跟我们一起追寻梦想吧

“学院π”项目持续报名中

下一批面试计划11月份中旬开始!

欲报名者从速!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学院π”信息

扫码添加明见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