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水深火热,而我却自私地在家快活 | 小心新型冠状病毒下的“幸存者内疚感”

叶姝槿 395天前

“看春晚的时候,总是有一种羞愧感,最后到十一点忍不住了终于关了电视,期间一直在刷微博,崩溃哭了多次,到现在始终睡不着觉,压抑…...我知道这样不好,我应该闭上眼睛,可是心里压抑,什么都做不了。”

“我真的很难受,看到那些医生和护士那么艰难辛苦,我却坐在家里过节,我觉得自己好自私,我好难受。明明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很不对劲,但我还是忍不住去看那些消息,我到现在都根本没有办法入睡。”

“我们家今晚就一个豌豆米,订购的菜今天没到,但想想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觉得自己还是太安逸,想去一线帮忙。”

“怎么能去前线帮忙,哪怕去帮他们接电话,做个消毒的工作。”

“在家待着真是一种煎熬啊,真希望自己好了,就可以去一线了。”

......

这是自春晚以来,我在微博和微信中看到的网友评论,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如果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也有相似的想法和感受,甚至出现了情绪和身体反应,要小心这可能是“幸存者内疚感”的迹象!

1

什么是幸存者内疚感?

内疚是悲伤的情绪之一,其中还包括痛苦、忧伤和孤独。当一个人幸免于难或死亡而其他人没有时,幸存者就会感到内疚或自责。一般情况是当你幸存下来时,你会感激自己是何其幸运。

然而,在许多情况下,事实并非如此,作为幸存下来的一员,我们可能会经历情绪波动,抑郁,并被强迫性的想法和画面折磨。

幸存者内疚感(Survivor's Guilt)或幸存者综合症(Survivor's Syndrome)的概念最早在1961年由精神分析学家William Niederland提出。通过对大屠杀幸存者的诊断和治疗,Niederland发现了创伤对幸存者的影响以及幸存者仅仅因为自己活着而其他人没有,就受到内疚感的困扰。

这种自责的情绪让幸存者也总是面临着“死亡”的危险。使幸存者感到内疚的事件通常是战争、自然灾害、大量裁员,但也包括政治集中营、车祸、战时炸弹袭击以及因疾病而死亡,还可能包括家人、朋友、同事,甚至是平凡的陌生人。

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4)出版时,与幸存者产生创伤有关的内疚感被排除为一种公认的特殊诊断,并被重新定义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一种重要症状。在DSM-5中,与创伤相关的内疚感、恐惧、愤怒这些情绪都包括在PTSD的诊断标准中。

然而,尽管幸存者内疚感和PTSD都是在创伤后出现的,但是它们是截然不同的现象。PTSD是一种心理病理现象,而幸存者内疚感则是一种对他人或社会关心、担忧的表现。

2

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幸存者内疚感?

幸存者内疚感一般出现在灾难或创伤后。这次春节前夕,武汉被新型冠状病毒“袭击”。随着武汉封城,整个湖北封省,前线医疗资料匮乏,确诊、疑似和死亡病例的数据不断增加...这场战役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除此之外,各种官方和非官方的信息充斥在我们周围,更是加剧了我们对这场疫情的担忧。这个时候,如果你出现了幸存者内疚感是很正常的。

有研究者发现了以下五种类型的内疚感

为你做过的事情而感到内疚。

为你想做但是没有做的事情而感到内疚。

为你认为你做过的事情而感到内疚。

为你没有尽力帮助别人而感到内疚。

为你做得比别人好而感到内疚。

不论你是以上哪种类型,幸存者内疚感其实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情绪。当你怀疑自己可能出现幸存者内疚感时,你需要注意它的典型症状包括内疚和自责,以及焦虑,抑郁,睡眠障碍,情绪负荷,失去动力,意志减退,情绪低落,有时甚至是身体上的不适。

3

当发现自己出现幸存者内疚感时,应该怎么处理?

01自我觉察,接纳自己的情绪

隔离在家的日子里,请多体察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尽管可能会有些困难,但请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或者想到了什么让你产生内疚感,都先接纳它,并提醒自己这不是你的错,一味地责怪自己并不能改变什么。只有照顾好了自己的情绪,我们才有能量去做更多我们想做的事情。

02冥想或正念

如果你已经出现了焦虑和睡眠等问题,跟随音乐/指导做冥想或正念或许是个可以尝试的方法。冥想或正念能够让你放松下来,从纷繁杂扰中抽离,专注于自身,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和想法。但是,不管你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什么,都接纳而非压抑的态度去对待它。

03在不确定的世界里,做一个确定的自己

阿伦森在其自传《绝非偶然》中写道:“人生犹如过山车,无论上下起伏还是骤然扭转,都只是过山车行驶中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无法享受所有的路程,是因为只等待某一刻的到来,如果非要我选择最喜欢哪一段,我会说:此时此刻。”人生无常,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那么,无论世界发生着怎样的变化,不人云亦云,不沉溺悲伤,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专注于每一个此时此刻。

04陪伴家人/朋友,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现在大家几乎都在家中隔离,换个视角来看也不一定是坏事,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参与家庭活动;还能创造各种线上娱乐和交流的方式。另外,有多少人年初定的flag是看书、学英语、看电影、写作、写论文?也许正是完成flag的时候了...

05家人、朋友的理解和支持

如果你身边的家人或朋友出现了上文提到的症状,可以在言语上或行动上多给ta一点理解和支持,让ta知道自己是正常的,是可以被理解和接纳的,自己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06定时看官方信息切勿陷入信息“漩涡”中无法自控

互联网时代,信息多到眼花缭乱,甚至辨不清真假,尤其是在武汉肺炎疫情下,看得太多反而伤神伤身还伤心!为了情绪稳定,建议每天刷公众号、微博等新闻不超过2小时。

07寻求心理咨询专业帮助

如果你发现无论做什么都无法缓解你现在的状态,可以考虑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最后,写这篇文章时突然想起了以前读书时很喜欢的一首诗,想与大家分享。无论你是一线的医护人员、公务员、心理援助者等等,还是隔离在家的普通民众,请务必照顾好自己!一切都将过去,期待我们相遇在春暖花开的日子!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普希金


参考文献

Kreitler, S., Barak, F., Alkalay, Y., & Siegelman-Danieli, N. (2012). Survivor’s guilt in caretakers of cancer. In The presence of the dead in our lives (pp. 77-98). Brill Rodopi.

Katherine S. van Wormer, K (2019, March 29). Survivor's Guilt: The Connection to Mass Shootings.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crimes-violence/201903/survivors-guilt-the-connection-mass-shootingsSusan Krauss Whitbourne., S., K. (2012). The DefinitiveGuide to Guilt. Psychology Today.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fulfillment-any-age/201208/the-definitive-guide-guilt
佐斌:《阿伦森人际关系思想解析》,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9年8月

作者简介:叶姝槿,东方明见专业培训部小伙伴,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心理学硕士。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做终身学习者。


关于我们

特殊时期

特别的爱

维护民众心理健康

我们在行动

一群居家隔离的武汉心理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