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隔离的我该做什么,又该如何安慰被隔离的TA?

刘芬、贾玥蕾 2403147天前

从2月3日晚开始,武汉会展中心、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建设了三个方舱医院,从2月5日晚10点开始,位于武汉江汉区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首批三家中的另外两家“方舱医院”也将逐步启用,全部用于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

指导组紧急抽调20个省2000名医护人员陆续抵达武汉,对3个方舱医院配备医护人员。截至2月4日24点,共有132个隔离点,床位12571张,集中隔离各类人员5425人。

方舱医院的集中隔离措施,可以高效管理和救助大量新冠肺炎患者,但是面对这样的集中隔离,不少市民也感到慌张,因为自己与家人分离感到孤独和沮丧,也因为担心在隔离中存在许多危险因素,有些家庭感觉对不住被送去隔离的家人。

面对被隔离,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情?

如何安慰和帮助被隔离的亲朋呢?

被隔离的人有疑似和确诊的两种。

疑似被隔离的人

常常会感觉到焦虑和愤怒

愤怒人们的歧视,同时十分担心自己患病,可能对自己身体的症状过度的关注,反复的测量体温。

因为焦虑,常常会感到抵抗力下降、呼吸困难、头痛和体温的轻微升高,反过来又更加担心自己会患病。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调整自己的状态呢?

1了解减少恐惧。科学的了解新冠病毒的症状和传播途径,将焦虑症状和疾病症状明确的区分开。同时科学的做到防护措施,听从医生护士的指导,用了解增加控制感。
2在隔离空间内,保持与外界的接触,诉说心事,或者记录自己的感想和写日记都非常有帮助。经常打电话给信任的人,也可以拨打心理援助热线电话。
3因为隔离在我们生活中没有出现过,所以如果被没有隔离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请大度的接受,不必把别人的无知转变成伤害自己自尊的工具。
4安排好自己的作息起居,规律的生活,保证充足的运动,把自己的生活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5被隔离后感觉到“患得患失”是正常的现象。如果一时很难打消,不要过于强求。带着这些念头让自己“动”起来,做一些愉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少接触流言和小道消息。

被确诊的人

常常会感觉到沮丧和孤独

由于医疗资源有限,人数众多,被确诊的人常常感到被忽略,在生活上也不能得到精致的照顾。

加上没有特效药物的治疗,对于康复之路也倍感无力。

❏ 这种情况下要怎么调整自己的状态呢?

1关注关于康复的正面消息,为自己的康复树立信心。如果你本身情绪比较低落,建议你给最信赖的人打电话,告诉他你的情况,并告诉他们此时你需要支持!你也可以拨打心理援助热线获得帮助。
2积极配合医护人员的检查、隔离以及治疗等安排。多和医护人员沟通,了解自己身体的实际情况。
3从身边找到支持的力量。可以与身边对抗病毒的病友多沟通,相互鼓励、相互倾诉,找到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当你在鼓励他人的时候,给了他人一份温暖,自己也会获得力量。
4撰写特殊日记。病情允许的时候,做一些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事情,比如写一个短小的日记,记录当时的情绪和想法,将来可能是一份难得的回忆。
5想哭的时候就放声大哭吧,情绪是在人们应激下出现的自然反应,给自己跌情绪一些空间,让它发泄出来。


❏ 如果我们的亲朋好友被隔离,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1多用语音或视频方式联系:推荐能够实时互动的通讯方式,尽可能增强身临其境的感觉,让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2鼓励他们说说自己的感受和情绪,不要对他们情绪做太多的判断或过度解释。当然我们也可以谈谈自己的心情,但需要注意的是,被隔离的亲人所处压力更大,他们更需要表达的的空间和机会。
3人情味的方式表达关心:除了现代化的方式,我们还可以采取一些传统的方式来表达关怀,比如做一张贺卡,或者手写一封信拍照发给他,这样富有人情味的表达方式会让他们感受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亲情
4先调整好自己再去支持:如果你本身感到情绪有点低落,甚至焦虑恐惧,建议你先找朋友或者心理咨询师诉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再联系隔离中的亲朋,因为只有你的情绪稳定,才能去更好地支持别人。
5尽可能满足物质和精神需求。在隔离中的亲人,我们除了尽量满足他们的食品、保暖衣物、防护物资等物质需求,如果条件允许,还需要关注他们的精神需求,可以提供一些娱乐材料,比如书、音乐、喜欢的电影等,帮助他们平稳度过难熬的隔离时光。

此时此刻,无论是被隔离的大门之内还是之外,或许你我都因病痛感来袭到焦虑和不安,或许你我都因能做的太少而感到自责和沮丧。

但在我们这些情绪的背后,是一颗希望所有人都不再遭受病毒折磨的心,是一份美好的愿望。

你我定心,众志成城,相信病魔疫情终将退散,胜利终会属于我们。


作者简介:刘芬,华中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东方明见专职心理咨询师,一位柔软细腻的二宝妈。

贾玥蕾,炎黄心理研究中心主编,华中师范大学应用心理硕士 临床与咨询方向,荔枝电台FM605691心理电台主播。



关于我们

特殊时期

特别的爱

维护民众心理健康

我们在行动

一群居家隔离的武汉心理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