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丽英:咨询师的自我认知与敏感共情

白丽英 5484天前

"高敏感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但是要看你是否有足够成熟的自我……如果你有足够的成熟度和阳光度hold得住你的敏感性的话,你可能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白丽英博士"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我为什么选这样的一个主题?其实原因就是基于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我遇到了很多问题。

我参与了教育部的热线,同时也参与了我们福州大学的热线,每周的咨询工作时长差不多20小时。我遇到很多人,这些人好像对我们这个职业和行业有时会有一些误解。

他们会问我,你们是不是心理垃圾桶?在被人倾诉了这么多心理垃圾之后,你们自己是怎么做的?是不是所有的心理咨询师本身自己都是有问题的……

所以我今天定的主题,想跟大家分享两个部分:一个是自助,一个是助人。

因为我们在这样重大疫情之下,肯定得先保持自己的健康,才有可能去做一个更好的助人者,我的逻辑实际上是这样的。

在这个逻辑之下,我第一个主题会讲自我认知,第二个主题是敏感共情。

从这两个主题下来,我想用什么东西能把它串起来?

所以这里面我用了积极心理学领域里面,一个比较新的、老百姓也经常会提的一个词,就是EQ,最早它被叫做EI。

1990年彼得·沙洛维第一次提出的时候,它是EI(EmotionalIntelligence)。这个词从它被提出,到后来戈尔曼博士把它改成了EQ(情商)以后,一直发展到今天。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它本身虽然广为流传,但是被好多人误解。这也是我今天串起来的一个逻辑。

误解什么呢?大家都会问,什么叫情商高啊?

做咨询是不是也要情商很高的人才能做啊?老百姓怎么理解情商高呢,就是你是不是很会说话啊?你是不是很圆滑啊?好多人对这个词其实是有误解的。

但其实这个词发展到今天,如果给它一个定义的话,应该可以分成三层的。


情商这个概念,实际上像一栋房子一样。我们看到这房子的时候,似乎看到它亮闪闪的高层“社会层”,但是大家要想到,作为一栋房子、一栋建筑物,它更重要的首先是下面部分。

如果底下没建好的话,贸然就着急去建上面,势必是一个空中楼阁和海市蜃楼。所以我们往下看,这一层叫“他人层”,再往下这一层叫“自我层”

这三层里面最重要、最基础的,首先是地基,地基层是“自我层”。这一层里又分了四层,哪四层呢?知、情、意、行。


01

情商的第一层:自我层


这一层里又分了四层,哪四层呢?知、情、意、行

首先我们来看地基中的地基,最基础的部分首先是什么呢?是自我认知。

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主题,我们作为一个咨询师,我们首先需要自我认知。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些偏人才测评、心理测量等方面的实践,当然这个过程也是在帮助大家来识人、识己。

在自我认知的理念里,首先我们要了解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有没有哪一个咨询师说“我什么病都能治”?那肯定不是这样的。

如果这样说的话,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骗子,对吧?但我们肯定有自己相对擅长的部分: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们的限制在哪里?

所以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去链接资源,有的时候可能我们能帮他解决部分的问题。

❏ 这是第一步:自我认知。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才能够到自我层的第二层。

❏ 第二层也很有意思,就是说我们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如何去达到一个自我的情感体验?

我们知道有一个最重要的词叫悦纳我喜欢自己?还是讨厌自己?我能不能高高兴兴地接受自己?这里面就涉及到很多我们对自我的情感体验,比如自卑、自恋、自信、自负、自怨等等,都是我们对自己的情感体验。

当然,这时候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在咨询中遇到的好多问题,是不是都跟对自我的情感体验有关?或者说我们首先再扯回来,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情感体验是怎样的?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我也可以分享一下,我自己其实是遇见过这样的问题的。

我觉得就像尼采说的“那些没有打垮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

如果你自己经历过一些痛苦,然后没有被打垮,克服了那些痛苦,也许能帮助你在做咨询的过程中,更好地去理解对方真实的痛苦感受。

大家知道,这种自我意象障碍,这种自我悦纳的困难,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更多的发生在什么时候?可能是青春期和更年期。

我在青春期的时候是有过这个问题的,大概有持续了三年左右的青春期抑郁。到什么程度呢?典型的自我意象障碍。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在自我情感体验这部分,我当时有过一段时间完全不能自我悦纳。

现在好多女性的自我意向障碍表现在哪里?但凡是一个成年女性,即使不胖也会说我要减肥,这其实都是属于自我意向的障碍。

我那时的自我意象障碍倒不是在胖瘦,而是在美丑,觉得自己丑得不配活着。

当然这也是有一些原因的。

我小的时候出生差不多有将近10斤重,所以可能非常丑,从小经常被家人善意嘲笑。但是小孩她不会这么看,她可能会认为“我就是非常丑”。以致于整个青春期都会觉得无法接纳自己,很痛苦,甚至也有一些自杀倾向,尽管没有去付诸行动。

但我现在如果回忆那个阶段,比如让我退回到我的15岁,我还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去帮帮15岁的我。

这就是我们说的---自我的情感体验。

像我那种情况,当时肯定就是自卑了。

但是我在这儿想澄清两个概念,就是自恋和自信。

好多人认为自信过头就是自恋了,是这样吗?其实不是的。

那它们更本质的区别在哪呢?一个自信的人,在自我认知的部分,他首先是清楚的。

“我知道自己有什么优势,我知道自己有什么限制,我在完全接纳自己的基础上,我能够高高兴兴的接受自己,我给自己足够的耐心,允许自己慢慢成长和完善”。这个可以说是自信的人的想法。

而自恋的人的想法是什么呢?

在自我认知的部分,其实就有偏差。掩耳盗铃的屏蔽掉所有缺点,“我只有优点,我必须是完美的,我才能接受自己”。

这在咨询师里面也很常见。作为一个助人者,特别着急去帮助别人,“我必须是完美的,我必须保持自己永远是昂扬的”。其实不是这样的。

你要允许自己有低的时候,而且要对此保持觉察,这才是特别关键的。

永远昂扬,永远向上的那种状态,无论是作为咨询师,还是作为父母,我觉得都是很糟糕的。

我看过非常多的、永远正能量的父母亲养出绝望的孩子,因为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你只有一种情绪能被接纳,但人其实是有很多种情绪的。

我们希望大家在自我认知清晰的前提下,达到一种自信的状态,而不是一种自恋的状态。

因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自恋其实是更接近自卑的一种情绪。自卑的自我认知也是不全面的,无法完成自我悦纳。

这是我们讲的第二个逻辑。

那么再往上,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情商里面很有意思的逻辑,当自我认知清楚、自我情感体验愉快、积极,自我意志控制有效、行为得体,自我的部分就做好了,这个地基就打好了

当我打好这样一个地基之后,如何把这个房子盖上去呢?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尤其对于咨询师来说。


02

情商的第二层:他人层


我曾经给我的一个本来对咨询比较有兴趣的学生建议过,我建议他不要去从事咨询,他不适合做咨询,什么原因呢?跟他人层是有关系的。

我们的情商如果继续往上走的话,就会需要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共情能力。也就是在自己比较阳光的前提下能够善解人意。

大家想一下,如果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他自己情绪是比较稳定的,状态保持非常好,同时他又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他不会在你跟他倾诉一些痛苦的时候说“世界如此美好,你怎么不想要呢?”此时,共情能力变得非常非常重要。

什么叫共情能力?我想先把刚才学生的例子跟大家说一下。

大概十几年前了,那个时候我还算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师,有时候去咨询室值班。咨询室会有学生助手,那个阶段正好是一个男孩,大三学心理学的。

有一天我们的来访者过来了,他帮着接待等等。然后来访者进来见我,我们做咨询。求助的来访者也是一个男孩子,是硕士二年级。

这个男孩一走进来,我们当时就觉得眼前一亮——这个男孩实在太帅了!来访者的颜值非常高,一米八多的个子,五官像雕塑的,有点像韩剧男主角的那种样子。

当时他进来了以后,在咨询互动的过程里面,我就发现他其实是有抑郁的。

进一步用了心理测量的一些量表(包括SCL-90等等)之后,就发现他几乎都是满分的抑郁、重度抑郁,而且他说有过4次自杀未遂的经历。

我就试图了解原因是什么?

从外显的看起来,他长得很帅,又是研究生,还是闽南一个亿万富商的独子,但是他的状态其实是很糟糕的。

我后来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他是有童年家暴阴影的。他小时候,父亲做生意不太顺利时,回到家里会打骂他和他的妈妈。妈妈是一个全职主妇,父亲离开家以后,妈妈无处宣泄情绪,这样妈妈也会打骂他。你来想象一下这个孩子的成长背景,他的痛苦感受其实是非常真实的。

当这个男孩离开咨询室以后,学生助手需要帮着整理咨询记录等等。当时我给他讲这个案例的时候,他问了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连问了三遍,他说“白老师,他凭什么抑郁?”这个问题就是很没有共情的一个问题。

可以先想一下:我们自己作为一个正常人去求助的时候,希望碰到怎样的咨询师?我们希望遇到的一定是那些特别能够理解我们的咨询师,所以共情能力特别重要。

如何去帮助他人呢?如果我们希望自己做一个好的助人者,就会希望自己情商高、共情能力强。

那我再来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如果共情能力强的话,需要不需要内心保持敏感?我今天这个主题专门说的就是敏感共情,这也是很多人有误解的词。

我们刚刚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专门写敏感性的。我有一个学生组,专门研究敏感性的,他们从2007年开始做这方面研究。

我发现很多人首先对敏感性定义不清。在咱们的心理测量里面,比如SCL-90,本身就把这个维度定义成叫“人际敏感”,它的解释是“与人相处中的自卑感与不自在感”。这首先就把它定义成负面的了。但事实上,比如说在16PF里面,敏感性就是作为人格中的一个特质、一个维度,是没有褒贬和好坏之分的,是一个人的个人特质。

我们在咨询里面经常会遇到,有些来访者会说“老师我很敏感,很容易受伤,所以我很脆弱。你有没有一些什么样心理学方法,可以让我变得钝一点?”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正好2007年渡边淳一在晚年写了一本书叫《钝感力》,就是迟钝的钝。他大概意思是说:在这个充满苦难的世界上,一个人想让他自己活得不那么痛苦的话,一定要让自己活得钝一点。

当我看完这本书以后,结合我们咨询中遇到的案例,我一点都不赞同他的观点。所以我的学生就跟着我开始做敏感性的研究。

我们研究得出来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我跟大家在这也分享一下:被很多人所诟病的敏感,实际上真的不是坏事,是大家误解它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可以这样来理解,你把敏感性作为自变量,情商高低作为因变量,这个横轴就是它的调节变量。

调节变量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一个人自我的部分,我们可以把它简单理解成一个情绪底色。比如说右边是偏乐观阳光的情绪底色,左边是偏阴郁消极的、不成熟的自我。


这时大家就可以看到四个象限。第1个象限是高阳光、高敏感,或者叫高成熟度、高敏感;2是高阳光、低敏感;3是低阳光、低敏感;4是低阳光、高敏感。

在这四个里面,希望大家可以想一下,你愿意处在哪里?

可能很多人说我要去做“2”。但事实上我们最后研究结果发现:“1”是情商最高的。

也就是说敏感性本身不是一个坏东西,什么决定了它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其实仍然是情商中的自我。

自我如果足够阳光、心态足够成熟的话,此时加上敏感性,就是我们所说的自己阳光同时又善解人意。

你如果能找到这样一个人生伴侣,那是非常幸福的人生了;你如果能在难过的时候找到这样一个咨询师,相信也是你的幸运。当然我们也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咨询师。

我们可以来看一下“4”,“4”可能是我们最不想要的状态,其实说白了就是林黛玉的状态——低阳光、高敏感。

我们会说如果林黛玉不是那么敏感的话,也许她可能就没有那么有问题了。但其实我们来想一下,她是死于敏感性呢?还是死于她的情绪底色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呢?显然她应该是底色就有问题的。

因此有些人就说了,做“4”很痛苦,我不想做林黛玉,敏感很痛苦,所以让我变钝一点吧,让我到“3”去。

用渡边淳一的话来讲,做“4”好痛苦啊,让我们一起去做“3”吧,就没那么痛苦了。

那“3”幸福吗?“3”其实一点都不幸福,“3”是一个麻木迟钝状态。

所以我们事实上希望的其实是“1”的方向。

最近有一本书,如果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读一读,叫做《高敏感是一种天赋》。

这绝对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但是要看你是否有足够成熟的自我,能够hold住你的敏感性,如果你hold不住可能就会比较痛苦。

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足够成熟度和阳光度,能hold得住你的敏感性的话,此时你可能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你感受到的美好和幸福其实也比别人要多,包括我们说的艺术的美感等等,这也是情商最高的。

“2”是什么呢?我们在现实生活里面发现“2”也不错。“2”相当于傻乐,高阳光、低敏感。因为他缺乏敏感共情能力,如果作为一个咨询师来说,“2”一定是不够的。

或者说我们在座的各位,如果状态不好去求助的时候,也一定不希望找到“2”这样的咨询师。

我来把这个逻辑理顺一下。

第1, 首先我们要做好自我。你如果想成为一个更好的助人者,你的前提条件就是先把自己做好。

第2, 在自己做好的前提下,如何才能够更好的去助人?这个时候就需要你的敏感共情能力。

情商里头其实也是这样一个逻辑。


03

情商的第三层:社会层

如果到他人这一层以后,加上敏感共情能力,如何再往上走到社会层?那可能就是更高的了,你的领导力、影响力等等更高的情商要求了。但是需要一层一层上去,不能上来就来到社会层,否则就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

在我们多次讲到这样的逻辑时,我也遇到过跟情商和文化自信有关的事。

当时是2014年,在美国,那次要回国前,我的合作教授米秋希望我再做一场分享再走。

那个时候他就问我:“你要讲什么样的主题?”我就说我很想讲一些跟中国的文化相关的东西。

大家出过国的可能都有感触,就是其实我们出国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很爱国,没出去的时候好像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时候我记得我在国外,每次讲座我还专门穿上了旗袍什么的,特别偏中式的衣服,希望突出自己的中国特色。

当我正好跟客座教授米秋去商量最后一场讲座主题的时候,恰好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天拿到一份报纸,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们国家的污染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西海岸、加利福尼亚一带”,然后说我们道德败坏、毁坏地球等等。

我一看就有点哭笑不得。正好我的客座教授米秋还跟我开了句玩笑,说“你看你就要回国了,你回到你的国家以后,千万别忘了跟你们的主席说说,以后别这么干了。”

我是不是很哭笑不得?我也够不着跟主席说这事。但是这个事就这么算了,我也觉得挺憋气的。

所以我当时跟米秋讲了,我说我到了这里一段时间了,对这个国家的历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虽然历史本来也不算太长)。

我了解到几十年前这里污染也是蛮重的,你们说中国的劳动力便宜,是不是还有另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啊?可能就是中国离你们最远了,12个小时的时差,污染影响到你的可能性最小,在这种情况下你们选中了中国。

你看我买一个小钱包,虽然都是made in china,在这里40美金,到了上海,还没出关,在免税店要1750元,出了关到非免税店要1950元。

我们生产出来最好的产品都是出口欧美的,然后你们再说我们道德败坏、毁灭地球,这事是不是不太厚道?

当然后来米秋写了一封很长的Email过来,说他觉得我说的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一激动就回信给他,我说我想明白最后一场讲座的主题了,我要讲一下我们中国的哲学和文化对于现代西方心理学的一些贡献和启发。

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所学的、作为科学的心理学,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西方的。当时,之前我们所有的分享也是来自于西方,这样讲心理学的。所以,在最后一场讲座的时候,我就选了这样一个主题。

我当时唯一简单的想法就是:我们不像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的那样,只有坏的、污染等等不好的,我们中国还有非常多的、很美好的东西,我希望分享这些。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分享了很多,包括我们的唐诗、宋词啊,包括我们的四书五经了,这里面有些东西跟心理学是能搭上关系的,我也讲了很多。

其中有一个,我就讲到了情商的部分。

彼得·沙洛维,现在是耶鲁的校长,他作为第一个提出EI(情绪智力)的人,只要学心理学的美国人没有不知道的。

但是彼得·沙洛维是1990年提出的这个概念,但其实在我们中国,一模一样的理论,在两千多年前就提出来了。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四书五经”里面,其中《大学》的前三段实际上阐述的就是情商的概念。

它怎么说的呢?它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有终始,有先后,这首先是一个大的逻辑。

其次,它说“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

我的老家是河北邯郸。我说“邯郸”这个词的时候,可能很多人的思绪都会拉到春秋战国时期,那个时候还没有一统天下,写《大学》的那个时代。

所以你要想明明德于天下,先治理好你的诸侯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完全就是这个逻辑:格物致知是认知层面的,正心诚意是端正态度的,达到修身是在行为层面做好自己。

我们二十多岁需要开始处理人生的两大命题,“选对行”、“嫁对郎”。

有人说了,幸福是什么?上班的时候特别高兴去上班,下班的时候特别愿意回家。

我们二十多岁开始处理与他人的一些亲密关系的时候,就是“齐家”,然后才是“治国平天下”。

所以大学的第三段也说了,“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所以,从这个逻辑上来看,实际上只不过我们老祖宗没有给它起名叫EI或者EQ,我们给它起名应该叫“大学”,我还专门去查了翻译,好像之前的翻译都是翻译成The Great Learning,就是“大的学问的道理”。

所以不管它叫什么,事实上它的理论和逻辑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提醒我们有终始、有先后。

你如果想成为一个能够治国平天下的人,或者说能够去帮助别人的人,首先要做好自己。

你要做好自己的第一步是什么呢?

第一步就是自我认知。我觉得心理学里面其实有非常多这样的方法和工具,能够来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自己的。作为一个咨询师,我想我们的自我觉察、自我认知、自我探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国外很多体系里面,每一个咨询师都是既有自己的督导师又有自己的分析师。


04

结语:渡人者必先渡己

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逻辑:在自我认知的前提下,成长和完善自我,然后加上你的敏感共情能力,不要让自己变钝,做一个自己很阳光又很善解人意的、自己温暖又能给他人温暖的人,然后才能到更高的层次去。

这也是我们说为什么“渡人者必先渡己”

而且我们中国的心理健康日也是定在5月25号,5月25号的谐音恰恰是“我爱我”,这里面实际上也是有这样一个逻辑在的:你要想更好的去帮助别人的话,肯定首先要阳光自己,你自己不够阳光,你如何去阳光别人?

所以,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首先是完成这样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悦纳的前提下,加上我们的敏感共情能力,让我们成为一个状态很好的人的同时,也成为一个状态很好的助人者。


❏ 主讲人 ❏

白丽英

博士,福州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应用心理学系教授、副主任、研究生导师,福建省高校新世纪优秀人才,闽江科学传播学者,美国Delaware大学、Oklahoma大学访问学者,SIOP国际会员,中国心理学会经济心理学专委会委员,福建省心理学会管理心理学专委会副主任,《心理学报》等学术期刊审稿专家。


❏ 整理者 ❏

沈洁,副教授,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注册系统注册心理师

本文另有黄鹏、卓爱群、范兆兰三位老师共同整理而成,在此感谢三位老师的辛苦工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