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坚:找回幸福的青鸟

黄宗坚 海苔熊 160237天前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故事是青鸟,但是我只记得其中的几幕……

青鸟是一种非常温顺、非常漂亮、非常亲和的小鸟,头上的毛会发光,长长的尾巴也会发出闪亮亮的光芒;它身上是淡淡的青色,胸毛掺杂了一点鹅黄色,给人一种安祥的感觉。

当它震动翅膀的时候会有闪耀的光一起挥动。它在森林的深处,站在枝头上,等待着小男孩,等待着跟他相遇。」

安安眼睛发着光,望着半空中,想象那里有只鸟一样,一边画下它。

「嗯?它藏在一个什么样的森林呢?」我问她。

「印象中,这是一座阴郁的森林,森林里面有许多树木,看起来很沉稳、很安静。这个森林灰灰的,青鸟在森林深处,要走到很远很远才会遇得到。」

听到这里,我发现安安记忆中的故事,虽然和「青鸟」原本的故事内容不完全相同,不过也很有意思,或许这个故事,有可能是解开她多年抑郁症的一把钥匙。

让我们先来看看青鸟的原版故事吧。


青鸟的故事

圣诞节前夕,贫困家庭中的小兄妹受到了巫婆的委托,希望他们能够帮她寻找到一只幸福的青鸟来治愈女儿的病。于是,小兄妹便带着面包、方糖、牛奶、水、火、猫、狗和光之仙子,踏上了旅途。

他们在「回忆之国」看到青鸟,可是,当他们带着它离开时,青鸟就变成黑鸟了;接着是「夜之宫」,青鸟同样在被带着离开时就死亡;到了「动物森林」,青鸟则是被其他动物保护着,让他们无法捕捉;接着到了「幸福之宫」,在一个名叫「知足」的房间里,他们看到青鸟拍动的翅膀(但也只有翅膀)……

旅途中,他们曾经被猫咪背叛,但也感受到狗的忠心,最后他们来到了「未来之国」,光之仙子协助他们抓住了最后一只青鸟,只是在兄妹俩赶路回家的过程中,青鸟竟然变成一只红色的鸟。最后,他们只能很沮丧地带着空鸟笼回家。

没想到,这对兄妹早上醒来后发现,隔壁邻居的老太太其实就是巫婆,她生病的女儿则是昨天夜里和他们一起历险、帮助他们的光之仙子,而兄妹家中养的鸟儿竟然神奇地变成青鸟,两兄妹于是把它送给生病的女儿,她的病竟奇迹似地痊愈,而青鸟也随即飞走了。

这个故事中的两个小兄妹,一开始为了帮助巫婆生病的女儿而踏上寻找幸福青鸟的旅程。一路经过非常多地方、以及好多次的期待和失望,一直以为幸福青鸟在寻寻觅觅的「远方」,最后才发现痊愈力量的真正所在,并不在遥远的他乡,而是在离自己最近的心房。


安安的故事

安安被转介过来的时候,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迫于无奈,她暂停了原先的工作。吃了两年多精神科医生开的药,病情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有时候好了一些,但压力一来又立刻复发。

小时候,她因为父母离异,很早就学会独立生活,自己弄东西吃,自己和自己玩并照顾弟弟。后来,父亲终日流连在外,积欠大量赌债;母亲离家,丢下他们给爷爷奶奶扶养。

在成长过程中,安安心里面一直有一种「空洞洞」的感觉,她想要一段幸福、恒久的感情,不要像妈妈一样遗弃了她,但却屡屡在感情上遭遇挫折,老是爱上渣男,交过的男友们都无法给她想要的幸福。

于是她转身投入志愿者的工作,在服务的过程中,看到许多和她命运同样凄惨的孩子和家庭,她为他们感到委屈和打抱不平。

安安很年轻,外貌又相当亮眼,许多机构的青少年都很喜欢和她聊天,她的身边也总是围绕着一群孩子向她分享学校的琐事,虽然机构的事情很多、很疲累,但她觉得工作的这几年,是她人生最快乐的岁月。

安安过去就象是被巫婆困住的生病女儿,试图在种种关系中找到幸福。

后来在工作上,她尝试去面对自己黑暗的一面,协助很多和她一样童年失落的孩子一起走过回忆之国、夜之宫,而那些孩子也象是青鸟故事中,森林里面的动物,陪伴她、围绕着她,让她感受到生命中仍有滋养与温暖,仍有忠心的、不抛弃的关系。

当然,生命的课题是永无止境的,正当她走过幸福之宫、知足的房间,慢慢看见原本已死的内在青鸟开始有了生气、开始拍动翅膀,正当她以为找到生命中的青鸟时,转眼间又来了另一个打击。

「有一个我很信任的同事在背后捅我一刀。

她做了假帐,还让我背黑锅,幸好那时候有很相信我的主管和其他同事,我才勉强撑过那风波。

可是,那次的背叛对我的打击很大,对方是我很尊敬的前辈,我一直以她当作人生努力的目标和方向,没想到她却这样对待我。

我开始觉得一切都幻灭了,人生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接着象是被卷入漩涡一般,陷入了低潮,然后反复自伤、看诊、吃药,一直到现在。」

即使是事发两年后的今天,安安讲话的声音仍然有些颤抖。

就这样,几次咨询下来,她一开始很逃避去谈小时候被母亲背叛的那段经历,而我们也经历非常多反复、痛苦、迂回的阶段,就如同青鸟故事中走过回忆之国、夜之宫,看见自己如何在过去创伤中遭遇,如同死亡的无助与死寂,好几次我们的咨询也陷入僵局。

有一回,她在极端低潮的时候,奋力地拍沙发大喊:「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里的他们,原来指得是幼年时留下她的母亲,以及工作上背叛她的前辈。当她终于真实不逃避地去经验这段背叛的痛苦时,内在愤怒的真实声音才能真正涌现出来,而不只困在生病忧郁的消极无助中。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她也被自己的怒吼吓了一跳,随之振奋精神,开始回头思索当志工的这段时间,她所追求、获得、失去的东西。

「是啊,自己想要追求的幸福每次都落空,真的很令人挫折,不过,同时也看到,你在当社工期间,也让很多孩子找回他们的幸福笑容,不是吗?」我先试着同理她的挫折感受,接着肯定她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并非全为枉然。

「真的吗?我真的有带给他们幸福吗?」安安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点没自信,不过,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倒是明亮起来。

「你觉得呢?」她低头思索,陷入一段沉默之后,象是又想到什么似地抬起头:「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就是那个生病的女儿,母亲是巫婆,我没有能力可以改变一切。」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回头看看那张自己画的青鸟,用手抚摩青鸟头上发光的毛和长长的会发亮的翅膀,若有所思地说,「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会不会我就是那一只青鸟?原本不起眼,被放在一个贫困、破烂、没有依靠的家里面,从来没有被发现,但或许我还是有一些能够带给别人幸福的能力?」

「或者说,我其实也有带给自己幸福的能力。就像故事里面的兄妹,经过了冒险旅程,以及光之仙子的协助之后,才培养出能够看见与辨别青鸟的眼力,因为这只鸟本来就在兄妹的家中,但是他们却从来都没有发现呀。」她回应着。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生命当中的青鸟

最后一次咨询时,我邀请安安再度回顾她对青鸟的感觉,跟刚开始来咨询时有什么不同。

她说:「我后来发现,其实这个故事最精彩之处就是青鸟的一体两面,它既是生病的女儿,也是具有助人能力的光之仙子,它自己就具有这样的内在力量啊。」

透过青鸟这个原型象征,其实也反映了安安一直以来的抑郁症,像是被巫婆或是母亲困住的生病女儿。

如果安安内在的小兄妹能真实不逃避地去经验那个没有好好被爱的自己,以及母亲离家丢下她、前辈的背叛,找回内在积极面的阳性力量,而不只是停留在生病忧郁的绝望困境。

这一步一步的成长,让原本生病的女儿得以展现如光之仙子般的助人能力,特别是这样的能力被看见、被见证、被荣耀之后,即使是生病的女儿,也有机会再度转化成为具有魔法的光之仙子。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是自己

错的人迟早会走散,对的人终究会相逢。面对生命的不圆满,安安走出了童年的困境,当年的父母有他们为难之处,我们无法等待别人来完整。

因为,只有自己才可以完整自己。安安首先需要学习的,是如何好好「珍惜自己,疼惜自己」。如果无法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就无法真正感受别人给的爱。

人生就象是一段又一段的旅行。就像在寻找救赎的青鸟,我们一直在出发,也一直在归来。

或许,你在不断寻找自己的过程,沿途中的每一片风霜,都是你自己。只要存在过,它便自成风景。

就像故事的最后,青鸟依然飞走了一样,追寻幸福的旅程,从来就没有终点。不论你所历险的世界遭遇什么样的变化,一定要记得,你是自己的青鸟。

黄宗坚

美国德州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博士

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咨商学系终身

免评鉴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台湾沙游治疗学会理事长

中国台湾游戏治疗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台湾辅导与咨商学会常务理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