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项黑科技能全面保护孩子的生活,你会用吗?

刘芬 86225天前

最近,大儿子马上要过生日了,他的生日愿望很简单:想要那种泡在水里都不坏的电话手表。

于是我到网上去搜,才后知后觉发现,现如今电话手表的功能已经如此丰富了:

➣ 支持大型商场、高铁站、飞机场等等场所的精准定位,精确到建筑的哪一层哪一个店铺;

➣ 设置安全区域,当孩子离开安全区域父母会收到通知,进入从未进入的陌生区域也会发送通知;

➣ 可以自动回拨电话给父母,在孩子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发送语音到父母手机上;


有那么一刹那,我非常心动,甚至在心里感激这种高端电话手表的发明者:

它让我的担心有了落脚点,当孩子不在眼前,只需要打开App,看到那个跳跃的小图标,翻翻他的足迹,偷偷截一段录音拍个照,似乎他的行动都在掌控范围内。

在这个危险遍布的世界里,这是实实在在的,看得见的安全,看得见的放心!

但是,在内心的深处,我又有隐隐的疑惑和担心:

似乎电话手表成了我长在孩子身上的一双眼睛,我可以借由高科技,掌握和把控孩子的信息,去经历他的生活,甚至可以想象他的体验,随时随地。

那么,我们的边界在哪里呢?他的个人空间又在哪里呢?

这让我想到英国科幻神剧《黑镜》第四季中的《方舟天使》。


1

无所不在的保护:黑科技的幻象


➴ 剧透预警,如若介意可先看视频再回来

方舟天使公司推出了一项子女监护计划:只需要把芯片植入孩子的大脑,家长就可以随时掌握孩子的定位,看到孩子眼前的景象;甚至,还可以过滤孩子看到的世界,只要孩子皮质醇水平上升(比如压力、恐惧等),眼前的景象就会变成一团马赛克。


单身母亲Maria和女儿Sara加入这个计划后,Sara的确不再怕邻居家的狗了,Maria也不用担心她走丢了。

但Sara真的就能安全快乐地成长了吗?

并没有。

相反,真实的感受被日复一日压制,影响到了Sara的心理健康:

  • 外公中风她一无所知,妈妈悲伤的哭泣她也看不清;

  • 她被同学们嘲笑为“芯片脑”、“告密者”;

  • 对于暴力色情的视频充满好奇;

  • 甚至开始自残,用铅笔戳破手指,想知道血是什么样子。


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Maria不得不关闭了系统。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Sara晚归,慌乱的Maria重启系统,却发现青春期的女儿正在滑向失控的边缘:偷尝禁果、吸食毒品!

这一次重启, Maria对女儿生活的插手程度更多了——迫使女儿的男朋友和她分手,给女儿的果汁里加避孕药——她做了一切她觉得是对孩子好的事。

结局很符合《黑镜》一贯的暗黑:

曾经把孩子视为生命的妈妈,倒在血泊中;而曾经被千方百计保护的女儿,慌不择路。

这部剧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作为母亲,我深知这个系统提供的“安全”有多么令人上瘾,它满足了我所有能说和不能说的情感需求:关心、好奇、偷窥、操控——想想我看到电话手表新功能时的心动!

但是,过度的,有毒的控制,最终酿成悲剧。

如果剧情可以改写,Maria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这些悲剧呢?


2

控制抵达不了爱,接纳与沟通可以



剧中选取的这两个年龄段耐人寻味——童年期和青春期。

在这两个时期,不仅是孩子自我意识发展的关键期,也是父母实现二次成长的契机。

进入童年期后,孩子在家的时间大大缩短,父母不再像婴幼儿时期那样能够随时随地知道孩子在干什么;

到青春期后,孩子不仅物理上离我们越来越远,心理上更是:他们开始关上房门,有了自己的小秘密。在不确定感的驱使下,我们想要更多地靠近和了解孩子,甚至是像Maria一样试图控制孩子。

但这就像捧一捧沙,你越是用力去捏,就会流失得越快。

那怎么办呢?

接纳孩子成长中的不确定性,以平等的方式沟通,做一个让孩子信任的人,才能帮助孩子顺利成长为成年人,而自己也成长为成年人的家长,双方一起去达成这个新身份下的新平衡。

Maria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用母亲的身份自然地走近Sara的世界:

比如外公中风,如果Maria能看到女儿被屏蔽的恐惧,告诉她:你是不是吓坏了?我担心外公的健康,也在意你的感受;

比如偷尝禁果,如果Maria能看到女儿对爱情的渴望,或许可以跟她聊聊爱情的滋味:嘿,你今晚过得怎么样?妈妈今晚去约会了,那个男人还不错;你有没有心仪的男生呢?

比如尝试毒品,如果Maria能看到女儿懵懂的好奇,或许可以更开诚布公地跟女儿讨论如何面对诱惑,还可以不动声色地告诉女儿:我是那么地爱你,不希望你面临任何可能的危险;如果你需要我帮助,我随时都在;

但是她没有。

科技给了她控制的权力,她却丢掉了沟通的本能。


3

培养孩子内在的判断力,用信任养育信任


单身母亲Maria和我们中国大多数独生子女家庭的心态上相似:毕竟这个世界太危险了,我害怕,我输不起,我也不相信孩子能够应对自如,所以我们想要时刻“在场”。

就像电话手表推出的安全功能,总是设想到了最可怕的场景。

但我们这么恐惧,并不是因为社会真的变得比以前更危险,至少不会比狩猎时代更危险。

在狩猎时代,人们风餐露宿,稍有不慎就被野兽叼走——但是他们却发展出了基于信任的养育风格:猎人会把毒箭放在孩子拿不到的高处,但当孩子用棍子插入篝火或用锋利的刀子玩耍却并不过分阻止。他们认为,幼儿尽早学习应用这类工具的好处远远超过风险。

成年人与孩子之间没有或只有很少的意志之争,因为他们信任孩子的直觉和判断力。

比起处处设防,孩子自己的安全意识的建立才能确保他真正安全。

Sara当年在公园走丢,是为了追寻一只猫,如果Maria能借此机会和女儿约定好,在户外不要离开妈妈的视线,万一走丢了要如何处理,遇到危险要怎么办,并且提供实地演练的机会,让孩子有充足的机会去学会安全处世,或许能收获一个更自信果敢、更有判断力的女儿。

当我们去发展孩子的能力,并以这种信任的方式去对待他,他们长大后就能更友好地看待生活,拥有良好的判断,也更信任自己的直觉——这又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从一开始就被信任的人通常会变得值得信任。


刘芬

发展心理学硕士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东方明见专职心理咨询师

父母效能团体领导者培训等家庭教育项目

湖北省儿童中心荆楚好父母家庭教育讲师培训

开设父母微课堂时间管理,如何帮孩子打败小磨蹭等

曾负责湖北省妇联公益木兰执子之手恋爱婚姻辅导项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