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昌明 | 从生态发展角度理解咨询师的角色:做什么or 不做什么?

段昌明 180137天前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心理咨询感兴趣,想要成为咨询师。

在进入心理咨询行业前,了解“咨询师的角色是什么”的确非常重要。

同样,对于有经验的咨询师来说,在实践中再次回看和思考这个问题,对于我们个人的成长及咨询技能的提升很有效。

所以,今天我们一起与第一期“学院π”学员,跟着段昌明老师,来一起探讨从事助人工作前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咨询师的角色是什么?咨询师到底是要做什么样的人?


01咨询师不是什么角色?

我有的时候就觉得,要想一下讲清我们的角色是什么很难,那我就先讲我们不是什么角色。

我给个例子:我们不是来管制来访者,对吧?

我记得我在中国上学时,学校里面就有很多同伴咨询。

就是哪个同学有困恼了,不来上课了,或者是逃学了,或者是什么事情烦恼了,就找一个班干部去跟他谈心。

当然那只是一个period counseling(片段咨询)。

但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你要把这个错误行为改了,你要跟我去做什么。

这就有一点“管”的意思。

其实“管”不是一个坏事,“管”这个字是非常有趣。

“管”,你把它译成英文,常常会用“manage”或“control”,但这两个词都不能反映中国人的管。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但不管怎么样呢,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我们咨询的角色和这有不同:我们不是来管制来访者。

也许你不同意,那你也可以有其他的看法,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们来看一下各位同学讨论之后都有什么看法:

➣ 有同学说:咨询师不是教育者,不是决策者,不是评价者,不是救赎者,不是高于来访者的人。

➣ 有同学说:咨询师不是跟来访者发展亲密关系、朋友等非伦理关系的人。

➣ 还有同学说:咨询师不是崇拜者,也不是服务者。

你们能想到这些太棒了!

这就说明你对这个知识有一定认识。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也不仅仅就是以上的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在职业过程中不断探索。

重要的是,我们清楚咨询师不是什么,这个对我们发展自己会有帮助。


02咨询师不应当做什么?

第二个呢,我想我们大家一起思考一下,作为咨询师,我们不应当做什么?

➣ 有同学说:咨询师不应当替来访者去做决定,不应当讲道理,不应当做评判,不应当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到来访者的身上,不应当控制来访者。

➣ 有同学说:咨询师不应当讨好来访者,不应当超过他的可以接受的实际水平。

➣ 有同学说:咨询师不应当拒绝来访者的情绪,不应当伤害来访者,不应当虚伪,不应当满足自己。

➣ 还有同学说我们不应当做超出个人能力的、超出咨访关系的以及超出伦理的事情。

你们经过很多思考,总结的以上的内容都讲的非常好。

同样,这些也是我们需要在实践中继续探索和领悟,并且时刻提醒自己的。


03咨询师的角色是什么?

前面我们讨论了“是什么”,那现在讲讲我们怎么看自己的角色?

在做咨询的工作的时候,我们的角色是什么?

➣ 有同学说:咨询师是协助者,是监督者。

➣ 还有同学总结了咨访双方存在的四个普遍的关系:陪伴者,跟随者,支持者,理解者;

然后又根据流派不同分了四个分领域:人本是朋友,精分是侦探,认知是师生,行为是教练。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咨询师的角色会有多种,在不同到理论框架下,或者是不同到问题情境中可能又会略有改变。

作为咨询师我们要找到一个原则性的东西指引自己,同时又要保持灵活,不能变得刻板。


04咨询师应当做什么?

那下面我们在咨询过程中,应当做什么?

➣ 有同学说:咨询师应当按照伦理守则去做应当做的事情,然后尽可能的去倾听,贴近和陪伴来访者。

➣ 有同学说:咨询师应当做一面镜子,如实地反映来访者当下的情绪跟他所要讲述的内容,应当帮助来访者探索内在的感受,接纳自己。

➣ 有同学说:咨询师应当利用来访者身上的优势资源看到他的力量,让他们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

➣ 还有同学说:咨询师应当在来访者无助的时候陪伴他;

在他跟我们讲述的时候,建议他让他了解自己;

在他需要的时候他就引导他;而且要帮他觉察我们之间发生的关系问题;

在行动的阶段的时候,还要监督他的这个行为的效果以及一些策略。

太棒了,我觉得你们这些思考真的是太棒了!


05咨询师能做什么?

经过这几个问题以后,你对我们讲的怎么发展自己可能就会有一些新的想法了。

那下面就要想,我们能做什么?

有的东西我们很想做。

就像这次疫情,我很想把它一下就把它消灭掉,但是是我们做不到。

那先理理我们能做什么呢?

如果我们把精力都放在那个我们做不了的事情上就浪费时间了,但是我们把精力放到我们能做的事情上的话,也许我们会做得更好。

我们能做什么?

这个刚刚已经有人提到一些。

大家还是可以继续思考:就是我们愿意做什么?

其实有很多东西我们能做一些,我们不愿意做。

这就跟我们的being(成为什么样的人),跟我们的做人是有关系的。

➣ 有同学说:我愿意做陪伴者,愿意做倾听者。

➣ 有同学说:我不愿意做监督者,不愿意做指导。

➣ 还有同学说:我不愿意在自己的状态不好的时候,或者说对某种类型的当事人我不喜欢或者会激起自己情绪的时候,我就不愿意接他。

这都是很好的思考。


06我们应当做的是:心理咨询工作

刚才我们说应当做什么的时候,你们讲的都非常非常棒。

那我也总结一下就是:我们要做心理咨询工作(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所以我们才讲咨询师不是去解决问题的,不是去评判的。

因为我们的工作对象是这个来访者,我们做的是他的psychological工作。

刚才有讲的比如咨询师给如实的反应或者是和来访者同位等等,这都是心理学相关的;

不要被非心理(non—psychological)的事情(issue)把你引到歧途上去了。

因为离开心理以后,我们能做的就太少了。

我们上次在交流关于抗疫的时候,有咨询师就提了个问题,热线上的来访者说到家里有这么多问题,我就一点也帮不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候呢,我们要做的还是心理咨询。

因为我们是帮不了他们,迟早要承认这点:你帮不了。

老把自己栓那棵帮不了的树上你就越做越累,其实还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但心理咨询是我们能做的。

心理咨询做什么呢?就是咨询师给来访者支持。

比如说他在这个现状上的话,让这个现状对他在心理上的负面性影响减到很小,对吧;

减到它不会伤害到他做一个好的选择,好的决策;

在困难面前做决策的时候,他的心理方面的状态不会让他出错。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能做的事情,对吧,我们是做心理咨询(psychological)。

那刚才大家说不应当做的那些事情,其实一个就是违反伦理,另外一个就是不是心理咨询的工作。

凡是不是心理咨询相关的东西,我们就不要去花这么多时间,因为我们做不了什么。

我们是心理咨询师(psychological counselor),所以我就想强调一下这个。

前面是通过几个问题引导大家对于心理咨询师的角色进行的思考,接下来我们看看从理论及研究的方面如何看待咨询师的角色。


07从生态发展角度看咨询师的角色

那下面还有一篇文章(吉明明,2012)是讲的生态发展角度看咨询师的角色(a bioecological perspective),这个又是一个HOW的问题。

它讲了三个维度,微系统、中系统和外系统,还画了一个图来显示这三个系统。


▲ 图片来源:吉明明,2012

微系统包括心理咨询师本人。

在微系统里面,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发展我们自己成为一个好的咨询师?

我希望大家能够来思考。

中系统就包括了家庭、工作机构、同事、网络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这些关系的处理上我们能做什么?

外系统,第三个系统就是比较大的文化政治经济,比较大的环境。

我觉得尤其在今天,我们的咨询,实在是跟大的环境是有很紧密很紧密的关系。

凡是离开大环境的咨询,让我讲的话,那是没有办法让人能够保持他的生活健康。

因为他必须要回到他的环境里去生活。

如果我们在这个非常微观的咨询室里面,用一种理想性的方式工作,尤其是用西方来的一些理论去跟他们工作,也许他们会取得你所用西方的那些方式定义的一些进步,但那些东西他没法得到维持。

因为他要回到他的环境里去生活,他不能生活在真空里,不能生活在咨询室,对吧?


这样例子就太多了,我看了不知道有多少。

我认为我们咨询师无意的伤害就伤害在这儿。

我们觉得我们做的都对的,从理论角度都对,但我们忽视了这个外系统。

所以不管怎么样,这总是给了我们一个思考的途径,一个思考的方法。

有许许多多的方法都可以让我们去思考:我们能做什么?怎么发展自己?

放在这个系统里去思考。

关于咨询师要具备的能力和技能,可能都能放在微系统里。

其实,这么多年来,中国从心理咨询发展以后,大家讨论的最多的都是微系统的东西,对别的讲得不够多。

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我在中国各个学校碰到的学生,大家都对于一个问题特别有兴趣,就是对自我的理解和看法。

但这个事情呢,我们是要对自己有一个接纳理解;

但是呢,比如说有些学生问我说“我是谁”,如果到了那个程度的话,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问的太具体(specific),就太微了。

就是微观微到了一个跟中和外脱离的那个程度。

在那个时候就非常难了。

其实你要问我的话,我都觉得没有必要去那么微。


自己是要去做自己的工作,但是你永远达不到那一天,说我全都做完了,我工作上对我自己实在是太满意了,那时候已经有新问题就出来了。

我们不是个完人,永久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完成的完全者;如果我们想做到那样的话,我觉得我们走错了方向。

刚刚有同学说觉得微系统很难,这是因为我们这方面讨论比较多,思考比较多。

但是我觉得如果想要把这个系统工作减少一点难度的话,它必须和中系统、外系统联系起来。

尤其在我们跟来访者做工作的时候。

我们花了最多的时间在微系统跟他们工作。

但是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跟中系统和外系统联系起来,那个工作就更难做。

这个我现在讲可能不能说服很多人。

但我想你带着这样一个问题,带着这样一个观点——这是我的观点,但你可以不同意,这都没什么,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讨论。

但是我想我今天讲了以后呢,你下次思考时就会想到这个问题,对吧?

以上就是关于咨询师的角色是什么的一些问题的思考与讨论。


就像段老师所说的,关于上面讨论的观点,你可能会有不同意的,这都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我们在今后的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都能够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些问题。

如果对于以上问题有任何想要分享的,大家可以在文章末尾分享交流。

注:以上内容依据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学院π”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硕士水平培训项目第一期必修课程《咨询师个人与专业发展》第三讲部分内容整理而成。如欲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段昌明  教授

美国堪萨斯大学教育心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心理咨询博士培训课程项目部主任,马里兰大学的心理咨询学及社会心理学双博士学位(1992年)。现任APA第29分会国际事务主席;曾任APA理事会成员、国际华人心理与援助专业协(ACHPPI)首任主席;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督导师培训项目的发起人之一。

多年致力于心理咨询与治疗方面的研究,其研究领域主要包括:多元文化背景下的心理咨询的过程与效果研究、多元文化教育及文化多样性的心理咨询、跨文化理解及多元文化视角下提升咨询心理的科学和实践、当代中国心理咨询的整合、与心理咨询的训练和研究相关的国际工作、督导师的核心胜任力等。


课程推荐

“学院π”项目介绍

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于2018年正式推出“东方明见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硕士水平培训项目”,简称“学院π”。

项目充分发挥东方明见在心理咨询与治疗行业的专家资源优势,汲取国内外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的最新成果,组织国内外最优秀的师资团队,采用课程学习、临床见习、咨询实践、案例督导、评估反馈、导师组制六位一体的专业化、系统性、连续性学院化人才培养模式,目标是培养一批植根于中华文化、遵守职业伦理、专业基础扎实、实务能力强,兼具科学素养和实践能力的“新生代咨询师”。


▲点击查看“学院π”项目详情

目前“学院π”第三期正在报名中

想要了解更多项目详情

可以联系“明见学长”进行咨询哦~


▲扫码添加明见学长